陳鐸懷念沈力:為您服務一輩子觀眾難忘夕陽紅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07-30

  幾年前,我們夫婦多次打電話想約他們老兩口,可座機隻響鈴無人接。不在家,是出去活動了吧?我們知道,沈力和老伴是愛活動的,他們二位對生活、工作和學習,從來都是持積極態度的,他倆根本不像是有把子年紀的人。打手機,不是關機就是沒人接,哦,估計准是在忙著,或是比翼在外參加各種活動呢!

  2016年9月11日下午,她小兒子楠楠來電話時才知道,原來老沈摔了一跤,很嚴重,是股骨頸粉碎性骨折,無法手術,可能還有血栓、水腫……已臥床五個月……很快,我們夫婦趕到魏公村去看望老沈,是保姆開的門。這門一打開,勾起了我聯翩思緒。

  中國電視是1958年5月開始試播,當然都是直播,因為那時還沒有錄像技術和設備。當時,由中央廣播電視實驗劇團為主力,擔負起大部分電視節目的組織、生產、播出等。每天北京時間19點整,全是由劇團的笪遠懷、高方正、馮英杰、宋亞芬、余琳、趙麗平、李燕、李曉蘭等人輪流值播,雖然無可借鑒,確也積累了經驗,有了教訓。

  9月初,電視台正式開播。沈力從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播音部培訓實習之后,回到電視台正式上崗,開始播音。老沈是中國第一個正式的電視播音員,那時電視還是個陌生的新興事物,廣播的特點可以說是隻聞其聲不見其人,而電視,既能看到人,又能聽到聲音,就感覺和觀眾的距離特別近。

  我是1958年9月1日報到,邁進廣播電視大門成為廣播電視劇團一員的。我們劇團被分在新建成的廣播大廈八、九兩層樓上班,中央廣電系統的主控機房是在我們上一層的十層,而電視的辦公、直播、演出是在大廈西小院四層,一間約二三十平方米封閉了窗戶的屋子裡播出,每次播出都是直播。數千瓦各種燈光打開后,屋內溫度很高,沒有空調,不能開電扇(有噪音),沒有提示器……每晚就是在如此條件下,沈力以死記硬背的方式直播稿件。

  她每次出鏡的特色就是朴素大方,很親切自然,不忸怩不做作。對一些重要、有分量的文章或者是慷慨激昂的稿子,她都會以一種嚴肅庄重的表情,甚至循循善誘的語氣面對鏡頭告訴你,激發你的共鳴,而不是扯著嗓子嚷嚷著強加於人。那時電視節目宣傳性很強,她即便是在播報嚴肅新聞的時候,也可以讓人覺得她說得對,說得有道理,就有可能如沐春風般自然地接受她的講述。這樣親切,無論是播大文章或者是日常節目,都會讓觀眾覺得離自己不遠,願意看到她聽她跟你說。

  她有耐力、毅力,有很好的記憶力、適應能力與親和力﹔她認真、勤奮、努力﹔她創立了中國電視播音端庄、文雅、秀麗、大方、親切、真誠、娓娓道來的形象,她也是中國知識婦女溫柔、賢惠、熱情的典型形象。她,一直是觀眾的好朋友、好老師、家人般的好大姐。

  電視新聞的播法和廣播新聞的播法還有一些不一樣,廣播新聞隻要是口齒清楚,語言表達准確,包括標點符號、段落停頓、情感的表情達意到位,在廣播方面就可以達標了。而對於電視來說,觀眾不光是聽到你的聲音、接受你的表達,還能看到你的形象,你的發型、著裝,什麼樣的表情,什麼樣的態度,坐和站的姿態,舉手投足……大家都會用某種標准去衡量。

  我保存著一張黑白照片,裡面老沈所穿的衣服,是當年美工組多面手、與老沈同歲的陸德芬找了一塊藍灰色華達呢為老沈定做的,是陸女士自己動手,一針一線縫制成的中西式罩衣,紐扣是她從自家針線盒裡找出的、當時很時髦的長方形的紐襻,背景也是陸女士設計並用聚光燈投影的。沈力每天播出上鏡,從服裝到化妝到背景,都是陸女士的工作成果。可以想見,在沈力出鏡播音主持的背后,有各工種的許多同志付出了辛勤勞動。所以,老沈和各工種同事的關系都是既尊重又融洽又合作的作風與態度。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電視台文藝組以及燈光、舞美組等,幾乎全是劇團的成員兼任,甚至是主力骨干。

  在北京電視台(中央電視台前身,也是全國最早開播的第一家電視台)剛成立的那幾年裡,老沈可以說是一名“全能運動員”,新聞、社教、文藝,包括一些大型活動的直播、轉播,都能擔起來。后來,男播音員來了趙忠祥、白鋼,女播音員有了呂大渝等,一點點幫她分擔了任務。老沈擔任播音組組長,再后來,電視節目欄目化之后,她又作為組長分管《文化生活》欄目,開創了選題立意、既編又導還播音、解說和主持的新局面。

  老沈轉行編導,擔子其實更重了,涉及的面更寬,需要注意的科目更多,她還是在做中學,在學中做,邊學邊做、邊做邊學。我看過老沈的採訪,她不會問那些片湯話兒,肯定是仔細認真地做了功課,才去採訪提問題交流的。《文化生活》當時也是令人耳目一新、深受觀眾歡迎的節目,這當然是老沈能團結全組同志一起合力辦好節目的成果。

  上世紀80年代,我的崗位從廣播電視劇團轉到專題部,涉及的工作面寬了,有時就參與沈力的節目,更目睹並感受到老沈的能力和能量。我們一起採訪沈陽的國企精英、主持論壇﹔在青島主持知識競賽、採訪做節目﹔在北京、在陝西、在西南、在不少地方。跟她一起工作是快樂的。她,敬業,認真做功課,設計採訪、談話內容,工作效率高,能把好電視宣傳口徑的第一關,什麼不該說,什麼該說、說到什麼程度……她是心裡很有數的,她是一位很有經驗的新聞工作者。老沈后來被推選為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書記處書記,這個人民團體的社會性職務讓她擔任,我認為就在於她樹立了一種形象,有代表性,她的確真正地有那麼一份擔當。

  她真是拿真心換來觀眾的线歲要退休了,我以為是她自己積極提出的,我是很不願意她退休,而想多合作一起多搞一些節目,那時我們已在同一辦公室上班。一天,正好有機會跟她提出,希望她不要退。可她說:“……我傷心了……諒解我吧!”她說:“愛人身體不好,孩子的成長,都沒能好好照顧他們,現在我該回家去盡職了……”

  在《夕陽紅》的節目中,我記得她引用過一些詩詞和經典的片段,既主持也朗誦。有一期的主題是“百對老人慶金婚”,各行業一百對老夫婦穿起了不曾穿過的禮服婚紗,攜手同慶、同游、同歡樂。老人們一起乘郵輪暢游三峽、大聯歡,有陳佩斯的父親陳強夫婦、濮存昕的父親蘇民夫婦、我和老伴等科技、文化、醫衛等許多行業的老人們,她又是編導又是主持,組織大家演節目、講心得聊體會,很是活躍。已是“夕陽”的老人們眉開眼笑地說:“這輩子沒這麼開心過呢!”“有這麼多老哥、老弟、老姐妹同慶啊!”“我們是補辦一次集體大婚禮呦!”“謝謝沈力!謝謝《夕陽紅》!謝謝電視台!”……

  1990年時,國家就播音主持設立了“開拓杯”特別金獎,第一次給廣電系統的從業者評獎。當年五個人獲金獎,電視台系統就是沈力、趙忠祥和我,還有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對台灣廣播的徐曼和廣東台的李一萍。

  在頒獎典禮上,雷潔瓊副委員長給我們頒獎,同時也還有同行們的演出。趙忠祥和楊瀾合作表演了一個魔術,我則扮演莎士比亞戲劇中的奧賽羅,跟上海和廈門的兩位同行演了一段《奧賽羅》戲劇的片段。當沈力到化妝間時,有人指著化好黑人妝穿著戲服的我問沈力:“這是誰?”我在她面前做了幾個特別的動作表情,她竟然沒認出我來,還很認真客氣地說“您……是我們請來的……哪個劇院的藝術家吧?”她呀,就是個很單純、很可愛的老大姐。

  2016年9月14日下午,魏公村老沈的家。保姆為我們開門,帶我們進了屋。瘦弱的她躺在床上,不能坐,不能站,更不能行走,隻能臥床!我想幫她找好醫生給治治試試,她慢聲細語說:“沒用了,隻能一直躺著了……”又說:“這下可以多看書了,可看不多,眼睛不行,累……”她在崗位時的一幅幅圖景在我腦海中閃過,淚水打轉隻得強忍不流。我們說,以后十天半個月就來看看、陪她說說話,她說:“不用……”

  8月3日上午,我特地戴上一條黑白色菊花領帶,同妻子、兒子一起向老沈告別。因為這是一條有紀念意義的領帶,是我和老沈在沈陽主持國企論壇時,我們共同贊賞、佩服的金杯集團趙廣發董事長送給我的紀念品。我想到很多老友、新朋以及她採訪、接觸過的朋友和很多喜愛她的觀眾朋友們不能來送別,我就戴上這條特別的領帶,代表朋友們來告別:老沈,我們懷念你!(供圖/陳鐸)

  編者按:近期,互聯網應用適老化改造成為輿論熱點。相比尚不熟悉互聯網的老人,已經能夠熟練掌握互聯網應用操作的老年網民同樣面臨網絡謠言、網絡詐騙、虛假廣告等陷阱,他們抵御風險的能力遠低於年輕網民。…

  在現代社會數字化與智能化飛速發展的當下,老年人與互聯網之間的“數字鴻溝”已成為必須逾越的課題。2020年底,工信部正式印發《互聯網應用適老化及無障礙改造專項行動方案》。…

  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服務郵箱: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舉報郵箱:

 

Copyright 2017 d88尊龙手机客户端app All Rights Reserved